学术讲座 || 华乐西渐的渠道及其流变

华乐西渐的渠道及其流变



 2019年12月19日下午2:30,我院迎来《新西兰亚洲研究学刊》书评编辑宫宏宇教授,他在303教室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名为“华乐西渐的渠道及其流变”的精彩讲座。本次讲座在郭克俭院长的主持和同学们热烈掌声中拉开帷幕。



 宫教授主要以中西方文化交流历史事件为基础,讲述了中国音乐在西方国家的存在状况和发展前沿。此次讲座,宫教授分为四个部分:耶稣会士与中国乐曲西渐之始;中英外交往来与《茉莉花》之西传;传播媒介的改变与华乐对西人歌剧创作之影响;亲历中国音乐—改革开放与中乐穿越太平洋。



 在“耶稣会士与中国乐曲西渐之始”这一部分,宫宏宇教授从1735年杜赫德所著《中华帝国全志》讲起,在此书中首次出现了5首中国旋律。宫宏宇教授用丰富和严谨的史料为大家介绍了民间乐曲《万年欢》(《柳叶锦》的曲子)在欧洲的流传发展。该乐曲由于卢梭的笔误,造成了中国曲调在欧洲“谬种误传二百年”的后果,甚至在欧美音乐学界引起了一场关于中国音阶形式的论证。



在“中英外交往来与《茉莉花》之西传”这一部分,宫教授介绍了马戛尔尼使团访华的这段历史。马戛尔尼使团的巴罗、惠纳将《茉莉花》带到了西方,由此,《茉莉花》在西方漂泊数百年依旧生生不息。宫教授播放了不同时间段、不同版本的《茉莉花》音像资料供大家欣赏。

在“传播媒介的改变与华乐对西人歌剧创作之影响”这一部分,宫宏宇教授介绍中国乐曲《十八摸》在异域传播后,被普契尼用作《蝴蝶夫人》的主题曲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呈现在世界面前。

在“亲历中国音乐—改革开放与中乐穿越太平洋”这一部分,宫教授讲述了他在上世纪80年代跟随新西兰作曲家杰克·鲍地在中国田野调查的故事。杰克·鲍地对中国与新西兰的音乐交流做出杰出贡献,曾邀请甘肃花儿的演唱者出国交流演出、向新西兰介绍蕴含中国文化精髓的古琴等。



 此次讲座使在场的师生受益匪浅,对中国的音乐文化有了新的认识。最后,在场的同学们向宫教授进行了提问,宫教授也耐心地解答了同学们的疑问。这场具有深厚学术性的讲座在大家的掌声中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