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宏宇教授第一讲——西人作品中的中国音乐:传播、流变、研究(1735——1998)

通讯人:吴雨锾 夏沚琪

915日上午,现任新西兰英文《新西兰亚洲研究学刊》书评编辑宫宏宇教授莅临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在303教室为老师、同学们带来题为《西人作品中的中国音乐:传播、流变、研究(1735——1998)》的精彩讲座。

首先,韩启超副院长代表音乐学院全体师生对宫宏宇博士的到来表示欢迎,并对其在音乐理论研究取得的成果进行介绍。宫宏宇教授在耶稣会士与中国乐曲最初的西渐、中国音乐在1819世纪的英国、欧洲歌剧舞台上的中国、穿越太平洋四块内容中各举一例进行讲解。

1735年,法国传教士杜赫德著《中华帝国全志》,首次将中国的五首曲子翻译成谱传播至西方,之后经过卢梭抄写错误这一插曲,致使这些曲子在西方进行了流变,后又在钱德明1779年所作的《中国古今音乐篇》中将其还原。

乾隆时期,英国使团首次将中国民间乐曲《茉莉花》传入西方,从一开始的沙龙音乐到东归中国成为民族自豪感的一种象征。《茉莉花》从西传到东归,经过这几百年的流传与创作,最终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则是欧洲歌剧舞台上具有中国音乐元素的最好例子。普契尼曾於1920年在意大利中部卢卡的乡间庄园听过一个中国音乐盒的演奏,而这为其创作《蝴蝶夫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灵感。宫宏宇教授通过视频和音频更形象具体地为大家还原了这一段旋律的原貌。

之后,宫教授博士将我们拉回现代,讲述了他跟随新西兰作曲家杰克·鲍地在少数民族村寨中进行田野采访的故事。视频中展现了他们的采集方式与创作过程等,其中,中国民间乐器口弦为杰克·鲍地的音乐创作提供了大量灵感。最后宫宏宇博士还提及了李祥霆教授,讲述其无私奉献,为提携中国作曲家、为中国音乐付出了无数心血!

 

宫宏宇简介:宫宏宇,新西兰华裔学人。1988年赴新西兰。先后在维多利亚大学音乐学院、奥克兰大学攻读音乐学、翻译学硕士、博士学位。自1996年起在奥克兰理工大学、国立尤尼坦理工学院任教。现任新西兰英文《新西兰亚洲研究学刊》书评编辑,宁波大学兼职教授,福建师范大学两岸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西音乐交流,上海开埠后西人音乐生活研究,来华西人与中国音乐研究,传教士与中国。已在荷兰《磬》(CHIMENew Zealand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音乐研究》《中国音乐学》《中央音乐学院学报》《音乐艺术》《中国音乐》中国典籍与文化等学刊上发表中英论文、译文百余篇,应邀在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香港、台湾等地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论文二十余篇。著有专著《来华西人与中西音乐交流》(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海上乐事——上海开埠后西洋乐人、乐事考(1843-1910)》(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17)。